经典文学

庄子·逍遥游全文

时光 · 8月8日 · 2019年 · · · ·

全文

【作者】庄周 【朝代】先秦

鱼,。鲲之大,不其几千里也;化为鸟,其名为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;而飞,其翼若天之云。鸟也,海运则将。南冥者,天池也。《齐谐》者,志怪者也。《谐》之言曰: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而上者万里,以六月息者也。”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天之苍苍其正色邪?其远而无所至极邪?其视也,若是则已矣。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为之舟,置杯焉则胶,水浅而舟大也。风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翼也无力。故九万里,则风在下矣,而后乃今风;背负青天,而莫之夭阏者,而后乃今将图南学鸠笑之曰:“我起而飞,榆枋而止,时则不至,而于地而已矣,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?”莽苍者,三餐,腹果然;适百里者,宿舂粮;适千里者,三月聚粮。之二虫又何知!

小知不及大知,小年不及大年。奚以知其然也?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,此小年也。楚之南有冥灵者,以五百岁为春,五百岁为秋;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,此大年也。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,不亦悲乎!之问也是已。穷发之北,有冥海者,天池也。有鱼焉,其广数千里,未有知其修者,其名为鲲。有鸟焉,其名为鹏,背若泰山,翼若垂天之云,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,云气,负青天,然后图南,且适南冥也。斥鴳笑之曰:“且奚适也?我腾跃而上,不过数而下,翱翔蓬蒿之间,此亦飞之至也。而彼且奚适也?”此小大之辩也。

故夫知行比一乡,德一君,而一国者,其自视也,亦若此矣。而宋荣子犹然笑之。且世誉之而不加,举世之而不加内外之分,辩乎荣辱之,斯已矣。彼其于世,未数数然也。然,犹有未树也。夫列子风而行,泠然也,有五日而后反。彼于致福者,未数数然也。此虽免乎行,犹有所者也。若夫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乎待哉?故曰: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

让天下于许由,曰:“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;其于光也,不亦难乎?时雨降矣,而犹浸灌;其于泽也,不亦劳乎?夫子立而天下治,而我犹尸之;吾自视缺然,请天下。”许由曰:“子治天下,天下既已治也;而我犹代子,吾将为名乎?名者,实之也;吾将为宾乎?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;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。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!”

肩吾问于连叔曰:“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反。吾惊怖其言。犹河汉而无极也;大有径庭,不近人情焉。”连叔曰:“其言谓何哉?”曰:“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。肌肤若冰雪,淖约若处子,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,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;其神,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。吾以是而不信也。”连叔曰:“然。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,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。岂唯形骸有聋盲哉?夫知亦有之!是其言也犹时女也。人也,之德也,将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!之人也,物莫之伤:大浸稽天而不,大旱金石流,土山焦而不热。是其尘垢秕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,孰肯以为事?”宋人资章甫适诸越,越人断发文身,无所用之。尧治天下之民,平海内之政,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,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

惠子谓庄子曰:“魏王大瓠之种,我之成,而实五石。以盛水浆,其坚不能自举也。剖之以为瓠,则瓠落无所容。非不呺然大也,吾为其无用而之。”庄子曰:“夫子固拙于用大矣。宋人有善不龟手之药者,世世以洴澼絖为事。客闻之,请买其方百金。聚族而谋曰:‘我世世为洴澼絖,不过数金,今一朝而鬻技百金,请与之。’客得之,以吴王。越有难,吴王使之,冬,与越人水战,大败越人。裂地之。能不龟手一也,或以封,或不免于洴澼絖,则所用之异也。今子有五石之瓠,何不虑以为大,而浮于江湖,而忧其瓠落无所容?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!”

惠子谓庄子曰:“吾有大树,人谓之。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,立之,匠人不顾。今子之言大而无用,众所同去也。”庄子曰:“子独不见狸狌乎?卑身而伏,以候者;东西跳梁,不辟高下;机辟,死于罔罟。今夫斄牛,其大若垂天之云。此能为大矣,而不能鼠。今子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彷徨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”

译文

北方的海里有一条大鱼,名字叫鲲。鲲非常巨大,不知道有几千里长;变化为鸟,名字叫鹏。鹏的脊背,不知道有几千里长;当它振动翅膀奋起直飞的时候,翅膀就好像挂在天边的云彩。这只鸟,大风吹动海水的时候就要迁徙到南方的大海去了。南方的大海,那就是‘天池’。《齐谐》是一部专门记载怪异事情的书,这本书上记载说:“鹏鸟迁徙时,翅膀拍击水面激起三千里的波涛,鹏鸟奋起而飞,旋转扶摇而上直冲九万里高空,此一飞在六个月后方才停歇下来。”像野马奔腾一样的游气,飘飘扬扬的尘埃,仿佛是由生物气息吹拂。我们所见湛蓝的天空,那是它真正的颜色吗?它是无边无际的吗?鹏鸟所见,大概也是这个样子吧。水汇积不深,它浮载大船就没有力量。倒杯水在庭堂的低洼处,可以用芥草作船,而搁个杯子当船就会粘住不动了,因为水太浅而船太大了。风聚积的力量不雄厚,它便无法托负巨大的翅膀。所以,鹏鸟飞到九万里高空,风就在它的身下,然后方能凭借风力飞行,背负着青天,毫无阻挡,这样就能飞到南方了。寒蝉与小灰雀对此觉得很奇怪,它说:“我猛地起飞,力图到达榆树和檀树的树枝,有时飞不到,也就落在地上而已,为什么要到九万里的高空再而向南飞呢?”到近郊去的人,晚餐前就可以返回,肚子还没饿,不需要干粮;到百里之外去,晚上就要准备第二天的干粮;到千里之外去,就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准备粮食。寒蝉和灰雀这两个小东西当然不懂得这些道理。

小不点理解不了大块头,寿命短的理解不了寿命长的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朝菌不知道有月初月末,寒蝉不知道有春天和秋天,这是活的短的。楚国南边有一种叫冥灵的大龟,五百年为春,五百年为秋;上古有一种叫大椿的树,八千年为春,八千年为秋,这就是长寿。八百岁的彭祖是一直以来所传闻的寿星,人们若是和他比寿命,岂不可悲吗?商汤和棘也有过前面所讲的谈话。在那草木不生的北方,有一个很深的大海,那就是‘天池’。那里有一种鱼,宽有好几千里,没有人知道它有多长,名字叫鲲。有一只鸟,名字叫鹏,它的脊背像座大山,那展开的双翅就像云垂天边。借着旋风盘旋而上九万里,超越云层,背负青天,然后向南飞翔,去往南方的大海。小泽里的麻雀讥笑鹏说:“它打算飞到哪儿去?我奋力起飞,不过几丈高就落下来,盘旋于蓬蒿丛中,这也是我飞翔的极限了。它打算飞到哪儿去?”这是大和小的分别。

同样地,那些才智胜任一个官职、能力在一乡中优秀出众、德行能投合一个君王的心意的,能力能够取得全国信任的,他们看待自己时,其实也像斥鴳的见识,所以宋荣子就讥笑他们。宋荣子是那种世上的人们都赞誉他也不会让他感到鼓舞,他也并不因此就感到沮丧,清楚地知道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辨明荣辱的界限,至此而已。这种人世上,不多吧。这样虽然免了步行,还是有所凭借的。列子能驾风行走,轻盈美好,十五天后方才回到地面上,有他这样福气的人不多吧。但他虽然可免于行走的劳苦,却还是要有所依赖。人如果能够遵循自然的本性,把握“六气”即阴、阳、风、雨、晦、明等宇宙万物的规律变化,遨游于无穷无尽的境域,却还是要有所依赖。因此说:道德修养最高的人能顺应客观,忘掉自己,“神人”没有功绩心,“圣人”没有名望心。

肩吾向连叔求教:“我从接舆那里听到谈话,大话连篇没有边际,一说下去就回不到原来的话题上。我十分惊恐他的言谈,就好像天上的银河没有边际,跟一般人的言谈差异甚远,确实是太不近情理了。”连叔问:“他说的是些什么呢?”肩吾转述道:“‘在遥远的姑射山上,住着一位神人,皮肤润白像冰雪,体态柔美如处女,不食五谷,吸清风饮甘露,乘云气驾飞龙,遨游于四海之外。他的神情那么专注,使得世间万物不受病害,年年五谷丰登。’我认为这全是虚妄之言,一点也不可信。”连叔听后说:“是呀!对于瞎子没法同他们欣赏花纹和色彩,对于聋子没法同他们聆听钟鼓的乐声。难道只是形骸上有聋与瞎吗?思想上也有聋和瞎啊!这话似乎就是说你肩吾的呀。那位神人,他的德行,与万事万物混同一起,以此求得整个天下的治理,谁还会忙忙碌碌把管理天下当成回事!那样的人哪,外物没有什么能伤害他,滔天的大水不能淹没他,天下大旱使金石熔化、土山焦裂,他也不感到灼热。他所留下的尘埃以及瘪谷糠麸之类的废物,也可造就出尧舜那样的圣贤仁君来,他怎么会把忙着管理万物当作己任呢!北方的宋国有人贩卖帽子到南方的越国,越国人不蓄头发满身刺着花纹,没什么地方用得着帽子。尧治理好天下的百姓,安定了海内的政局,到姑射山上、汾水北面,去拜见四位得道的高士,不禁怅然若失,忘记了自己居于治理天下的地位。”

惠子对庄子说:“魏王送给我大葫芦的种子,我种下后结出的葫芦大得可以容纳五石。用它来盛水,它却因质地太脆无法提举。切开它当瓠,又大而平浅无法容纳东西。我不是嫌它不大,只是因为它无用,我把它砸了。”庄子说:“你真不善于使用大的物件。宋国有个人善于制作防止手冻裂的药,他家世世代代都以漂洗丝絮为职业。有个客人听说了,请求用一百金来买他的药方。这个宋国人召集全家商量说:”我家世世代代靠这种药从事漂洗丝絮,一年所得不过数金;现在一旦卖掉这个药方马上可得百金,请大家答应我卖掉它。”这个客人买到药方,就去游说吴王。那时正逢越国有难,吴王就命他为将,在冬天跟越国人展开水战,大败越人,吴王就割地封侯来奖赏他。同样是一帖防止手冻裂的药方,有人靠它得到封赏,有人却只会用于漂洗丝絮,这是因为使用方法不同啊。现在你有可容五石东西的大葫芦,为什么不把它系在身上作为腰舟而浮游于江湖呢?却担忧它大而无处可容纳,可见你的心地过于浅陋狭隘了!”

惠子对庄子说:“我有一棵大树,人家把它叫做臭椿;它那树干上有许多赘瘤,不合绳墨,它那枝权弯弯曲曲,不合规矩。它长在路边,木匠都不看它一眼。现在你说的那段话,大而没有用,大家都不相信。”庄子说:“你难道没见过野猫和黄鼠狼吗?屈身伏在那里,等待捕捉来来往往的小动物;它捉小动物时东跳西跃,不避高下;但是一踏中捕兽的机关陷阱,就死在网中。再看那牦牛,它大如天边的云;这可以说够大的了,但是却不能捕鼠。现在你有一棵大树,担忧它没有用处,为什么不把它种在虚无之乡,广阔无边的原野,随意地徘徊在它的旁边,逍遥自在地躺在它的下面;这样大树就不会遭到斧头的砍伐,也没有什么东西会伤害它。它没有什么用处,又哪里会有什么困苦呢?”

庄子

庄子(约前369一前286),战国时期哲学家,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。名周,字子休,宋国蒙(今河南商丘东北)人。曾做过小官漆园吏,但不久辞去。楚威王聘他为相,遭拒绝,“终身不仕”。他否定有天帝造物主的存在,认为万物起源于“道”,而人的生死只不过是“道”在其发展过程中一个短暂的环节。但由于他只看到事物不断互相转化的相对性,忽视了事物性质的规定性,这就使他的辩证法观点沦为诡辩论。其文章纵横开合,变化无端,并多用寓言故事,想象丰富而奇特,在散文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著作有《庄子》,原书52篇,现存33篇,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有着深远的影响,在古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

注释

冥:通假“溟”,指海色深黑。“北冥”,北海。下文“南冥”,指南海。传说北海无边无际,水深而黑。
鲲(kūn):传说中的大鱼。
之: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。
其:表推测。
鹏:本为古“凤”字,这里指传说中的大鸟。
怒:奋起的样子,这里指鼓起翅膀。
垂:同“陲”,边际。
海运:海动。古有“六月海动”之说。海运之时必有大风,因此大鹏可以乘风南行。
徙:迁移。
天池:天然形成的大海。
《齐谐》:书名。出于齐国,多载诙谐怪异之事,故名“齐谐”。一说人名。
志怪:记载怪异的事物。志,记载。
水击:指鹏鸟的翅膀拍击水面。击:拍打。
抟(tuán):回旋而上。一作“搏”(bó),拍。
扶摇:一种旋风,又名飙,由地面急剧盘旋而上的暴风。
九:表虚数,不是实指。
去:离,这里指离开北海。“去以六月息者也”指大鹏飞行六个月才止息于南冥。一说息为大风,大鹏乘着六月间的大风飞往南冥。
以:凭借。
息:风。
野马:指游动的雾气。古人认为:春天万物生机萌发,大地之上游气奔涌如野马一般。
尘埃:扬在空中的土叫“尘”,细碎的尘粒叫“埃”。
生物:概指各种有生命的东西。
息:这里指有生命的东西呼吸所产生的气息。
相:互相。
吹:吹拂。
苍苍:深蓝。
其正色邪:或许是上天真正的颜色?其,抑,或许。正色,真正的颜色。邪,同“耶”,疑问语气词。
极:尽。
下:向下。
亦:也。
是:这样。
已:罢了。
覆:倾倒。
坳堂:指堂中低凹处。坳(ào):凹陷不平。
芥:小草。
置杯焉则胶:将杯子放于其中则胶着搁浅。置,放。焉,于此。胶,指着地。
斯:则,就。
而后乃今:“今而后乃”的倒文,意为“这样,然后才……”。
培:凭。
莫之夭阏(yāo è):无所滞碍。夭,挫折。阏,遏制,阻止。“莫之夭阏”即“莫夭阏之”的倒装。
图南:计划向南飞。
蜩(tiáo):蝉。
学鸠:斑鸠之类的小鸟名。
决(xuè):疾速的样子。
抢(qiāng):触,碰,着落。“抢”也作“枪”。
榆枋:两种树名。榆,榆树。枋,檀木。
控:投,落下。
 奚以:何以。
之:去到。
为:句末语气词,表反问,相当于“呢”。
南:名词作动词,向南(飞行)。
“奚以……为”:即“哪里用得着……呢”。
适:去,往。
莽苍:色彩朦胧,遥远不可辨析,本指郊野的颜色,这里引申为近郊。
三餐:指一日。意思是只需一日之粮。
反:同“返”,返回。
犹:还。
果然:吃饱的样子。
宿舂粮:即舂宿粮,舂捣一宿的粮食。宿:这里指一夜。
之:此,这。
二虫:指蜩与学鸠。虫:有动物之意,可译为小动物。
知(zhì):通“智”,智慧。
朝菌:一种大芝,朝生暮死的菌类植物。
晦朔:晦,农历每月的最后一天,朔,农历每月的第一天。一说“晦”指月末,“朔”指月初。
蟪蛄(huì gū):寒蝉,春生夏死或夏生秋死。
冥灵:大树名。一说为大龟名。
根据前后用语结构的特点,此句之下当有“此中年也”一句,但传统本子均无此句。
大椿:传说中的大树名。一说为巨大的香椿。
彭祖:传说中尧的臣子,名铿,封于彭,活了约八百岁。
乃今:而今。
以:凭。
特:独。
闻:闻名于世。
众人:一般人。
匹:配,比。
汤:商汤。
棘:汤时的贤大夫,《列子汤问》篇作“夏革(jí)”。
已:矣。
穷发:传说中极荒远的不生草木之地。发,指草木植被。
修:长。
泰山:在今山东泰安北。
羊角:一种旋风,回旋向上如羊角状。
绝:穿过。
斥鴳(yàn):池沼中的小雀。斥,池,小泽。
仞:古代长度单位,周制为八尺,汉制为七尺;这里应从周制。
至:极点。
小大之辩:小和大的区别。辩,同“辨”,分辨,分别。
效:效力,尽力。
官:官职。
行(xíng):品行。
比:合。
合:使……满意。
而:通“能”,能够。
征:征服。
宋荣子:一名宋钘(jiān),宋国人,战国时期的思想家。
犹然:喜笑的样子;犹,通“繇”,喜。
举:全。
劝:勉励。
非:责难,批评。
沮(jǔ):沮丧。
定:认清。
内外:这里分别指自身和身外之物。在庄子看来,自主的精神是内在的,荣誉和非难都是外在的,而只有自主的精神才是重要的、可贵的。
境:界。
数数(shuò)然:汲汲然,指急迫用世、谋求名利、拼命追求的样子。
列子:郑国人,名叫列御寇,战国时代思想家。
御:驾驭。
泠(líng)然:轻妙飘然的样子。
善:美好的。
旬:十天。
有:通“又”,用于连接整数与零数。
致福:求福。
虽:虽然。
待:凭借,依靠。
乘:遵循,凭借。
天地:这里指万物,指整个自然界。
正:本;这里指自然的本性。
御六气之辩:驾驭六气的变化。御,驾驭、把握。六气:指阴、阳、风、雨、晦、明。辩:通“变”,变化的意思。
彼:他。
且:将要。
恶(wū):何,什么。
至人:庄子认为修养最高的人。下文“神人”“圣人”义相近。
无己:清除外物与自我的界限,达到忘掉自己的境界。即物我不分。
神人:这里指精神世界完全能超脱于物外的人。
无功:无作为,故无功利。
圣人:这里指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人。
无名:不追求名誉地位,不立名。
尧:传说中的帝王。许由:古代尧时的隐士。此人还见于《徐无鬼》《外物》等篇,皆记述许由拒位之事。
爝(jué)火:火把、火炬。
浸灌:侵润灌溉。
夫子:先生,指许由。治:太平。
尸:掌管,主持。
缺然:缺乏能力的样子。
致:赠与,送给。
宾:派生物。
鹪(jiāo)鹩(liáo):一种小鸟。
偃鼠:即鼹鼠,善于钻洞。
归休乎君:“君归休乎”的倒装,君主您还是回去吧。
予无所用天下为:天下对我一点用也没有。为,语气助词。
庖(páo)人:厨师。庖,烹饪一类的事。
尸祝:古代祠庙中掌管祭祀的司仪。樽(zūn):酒器。俎(zǔ):盛肉的器具。
肩吾、连叔:都为庄子笔下的虚构的体道之士。《庄子》一书,此类人物很多,即使是史上确有其人的,也是一副“道家”腔调、“道家”风格,甚至孔子有时也不例外。
接舆(yú):楚国隐士,姓陆,名通,字接舆,与孔子同时。此处庄子有自喻接舆的意思。
大而无当:宏达而不适当。无当,不切实际。
往而不反:一往无前而不回头。
惊怖:惊恐。
河汉:天上的银河。极:边。
大有径庭:比喻差别极大。径,门外路径。庭,庭院。
藐(miǎo):通“邈”,遥远。姑射:传说中的仙山名。
淖(nào)约:柔美的姿态。处子:处女。
凝:凝聚专一。
疵(cī)疠(lì):指疾病,灾害。年谷:指庄稼。
狂:借用为“诳”,谎言。
瞽(gǔ):盲人。文章:纹理色彩。文,通“纹”。全句是指为纹理色彩对盲人毫无意义。观:景象。
岂唯:难道只有。形骸:形体。
时:通“是”,这。女:通“汝”,你。
之:这样。
旁礴万物以为一:混同天地万物为纯一。旁礴,混同,无所不包容。旁,通“磅”。
世蕲(qí)乎乱:世人喜求纷纷扰扰。蕲,祈求。乱,纷扰,倾轧。
孰:谁,指神人。弊弊:劳神苦思的样子。
大浸:大水,洪水。稽:至,到达。溺:淹。
尘垢(gòu)秕(bǐ)糠:尘土、污垢、秕谷、糠皮,指糟粕。陶铸:原指烧制陶器、熔铸金属,这里指造就培育。
物:事,指世俗事务。
资章甫:贩卖衣帽。资,买卖。章,冠、帽。甫,衣服。适诸越:到越国去。适,往。
断发:剪发。文身:往身上刺花纹。
四子:旧注指王倪、啮缺、被衣、许由四人,实为虚构的人物。
汾(fén)水之阳:汾河北面。古人以山南水北为阳,山北水南为阴。
窅(yǎo)然丧其天下焉:怅怅然忘却了天下。窅然,怅然自失的样子。
惠子:即惠施,庄子的朋友,先秦时期的杰出代表人物。
魏王:即魏惠王。由于魏国曾定都大梁,所以魏国也称为梁国,因此魏惠王即《孟子》中的梁惠王。贻:赠给。大瓠(hù)之种:大葫芦的种子。瓠,葫芦。
树:培植。
实:容纳。石(dàn):即“禾石”,古代重量单位,相当于一百二十斤。
落:平浅的样子。无所容:无可容之物。
呺(xiāo)然:空空的样子。
掊(pǒu):打破,砸烂。
为:配制。不龟手之药:防止冻伤的药。龟,通“皲”,皮肤冻裂,下同。
洴(píng)澼(pì):漂洗。絖(kuàng):通“纩”,絮衣服的丝绵。
聚族:召集同族的人。
鬻(yù)技:出卖、转让技术。
说(shuì):游说。
越有难:越国入侵吴国。难,发动军事行动。
将:率领军队。
裂地:划拨出一块土地。封:封赏。
龟手:指手足皮肤受冻而开裂。
何不虑:为什么不系缚。樽:腰舟。可以捆在腰间漂浮在水上。
蓬之心:即蓬心,心有茅塞,比喻不能通达,见识肤浅。蓬,一种茎叶不直的草。
樗(chū):一种木质低劣的乔木。
大本:主干。拥肿:肥粗不端正。拥,通“臃”。中:符合。绳墨:木匠画直线的工具。
规矩:木匠用以画圆、方的工具。
涂:通“途”,道路上。
狸:野猫。狌(shēng):黄鼠狼。
敖:通“遨”,遨游。
跳梁:跳跃腾挪。梁,通“踉”,跳跃。
中:踩中,触到。机辟:弩机陷阱,捕猎走兽的工具。
罔(wǎng):通“网”,罗网。罟(gǔ):网的总称。
斄(lí)牛:即牦牛。
执:捉拿。
无何有之乡:宽旷无人的地方。无何有,什么都没有。
广莫:广漠。莫,通“漠”。野:旷野。
彷(páng)徨(huáng):游逸自得。无为:随意,悠然。
夭:折断,砍伐。斤:大斧头。

0 条回应